1. <acronym id="lhiha"><label id="lhiha"></label></acronym>

      <table id="lhiha"></table>

    1. <table id="lhiha"></table>

      簡潔閱讀 打印本文默認增大縮小
      手機閱讀本文

      木薯籺,別樣的博白鄉村美食

      時間:2021-03-03 08:53:33 來源:玉林新聞網-玉林日報 作者:秦海

      在筆者看來,“籺”在博白人的食物中占據著重要的地位,它們曾經在物質不夠豐富的歲月里填飽過人們的肚子,至今仍溫暖著許多中老年人的記憶。在網絡時代,有許多籺又成為了年輕“吃貨”心心念念的美食小吃,搖身一變成為了網紅食品。但籺的地位絕非僅僅是一類食物那么簡單,其中的一些是特殊節日的標志性食品,是祈福、祭祀中的供品,還在博白當地紅白喜事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?梢哉f籺已經滲入博白人的日常生活當中。

      在博白,“籺”的品種五花八門、琳瑯滿目,這其中,有全國皆有、博白亦有的粽子(米棕籺),有近年來聲名鵲起的落水包,有紅白喜事上的“?汀卑l籺,有街頭小吃雞窩籺、蝦公籺……這些籺博白人耳熟能詳,甚至外地人也略有耳聞,但除此之外,還有一些“小眾”的籺,雖然平時不常見,也頗具特色,在某些博白人心中留下過特殊的回憶,即便偶然憶起,也會感覺口齒留香,而每每品嘗起來,仍然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。

      春節期間,蒙女士帶著孩子回到娘家博白縣亞山鎮蒙村看望父母,一起回來的還有幾個兄弟姐妹及其子女們,這下家里可熱鬧了,孩子們看到爺爺奶奶(外公外婆)種有好幾棵木薯,就一同嬉鬧著挖木薯。玉林人形容一件事情無趣、枯燥讓人心生厭倦、煩躁,會用“厭過刮木薯” 形容,博白地佬話方言也有此說法。但是此時,對于蒙家這一群大小孩子而言,卻感覺像在玩一樣有趣。

      蒙女士見狀,勾起了少女時代的許多往事,索性和家人提議做木薯籺吃,得到了全家人的積極響應,大家又挖出更多的木薯。隨后,在大人的指導下,小朋友們開始蹲在一個泥缽旁邊手動磨粉。

      蒙女士聽父親介紹,這個泥缽已經有上百年的歷史,目前市場上已經很難買得到,分量很重,用來做籺得心應手,父親一般不外借,生怕他人損壞或忘記歸還。曾經有一位鄰居借走這只泥缽,一借就是10多年,F在,它雖然裂開了一塊,但蒙女士的父親卻敝帚自珍,舍不得丟棄,小心翼翼地用鐵線把它箍好繼續使用。

      磨粉、包籺、熬煮……這一系列流程相繼完成之后,香噴噴的木薯籺出鍋了。一家人品嘗著木薯籺,享受著天倫之樂,庭院里充滿了歡聲笑語。

      也許對于孩子們而言,這只是一項“游戲”,他們甚至會覺得木薯籺的味道根本無法和平時吃的零食、洋快餐的味道相提并論,但對于蒙女士來說,吃籺過程中還品味到了親情的滋味。她的父母更是感慨萬千!在物質匱乏的艱苦年代,食不果腹,像木薯等粗糧,起到了救命的作用。但木薯按常規做法吃多了,多少會覺得膩,心靈手巧的博白客家人就變戲法一樣,把它們做成木薯籺,讓它們成為了一道別樣的“美食”,吃起來就津津有味,F在物質豐盛了,許多食品吃起來反而找不到當年的那種滋味了。在博白,像蒙女士的父母親一樣有著相同感受的老人,并不在少數。

      博白人做“籺”有一個不成文的習慣,總愛多做一些送給鄰居或者親朋好友品嘗。蒙女士是筆者的朋友,這次就送了幾只過來給筆者品嘗。咀嚼著這細膩、軟糯的木薯籺,筆者感覺到了一種敬畏之情,這是博白人對于食物的虔誠,對于生活的美好追求!對于博白人而言,籺的情結將伴隨著我們的一生,一代代傳承下來。

      原標題:木薯籺,別樣的博白鄉村美食

      責任編輯:馮榆

      一周熱點

      月排行榜

      關閉簡潔閱讀
      久久青青草原亚洲AV无码

      1. <acronym id="lhiha"><label id="lhiha"></label></acronym>

          <table id="lhiha"></table>

        1. <table id="lhiha"></table>